一肖中特规律
長江商報 > 金田銅業風險壓頂:44億凈資產提供96億擔保   扣非凈利降三成將成IPO最大攔路虎

金田銅業風險壓頂:44億凈資產提供96億擔保   扣非凈利降三成將成IPO最大攔路虎

2019-04-15 06:47:12 來源:長江商報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 魏度

    金田銅業再闖IPO,仍需面對業績及行業波動帶來的掣肘風險。

    寧波金田銅業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(簡稱金田銅業)是一家有著33年歷史的老牌銅加工企業,其銅加工材產量連續5年保持國內行業首位,年營業收入數百億、凈利數億元。

    然而,作為行業龍頭企業,金田銅業的A股之路頗為坎坷。早在2007年,公司就已啟動IPO,三次沖刺兩次主動撤回,至今仍在路上。

    12年長跑尚未成功源于金田銅業業績波動幅度過大,而其背后是經濟環境變化及行業周期性波動。如何抵御這種波動性風險,將是金田銅業此次IPO急需面對的問題。

    經營業績數據顯示,經歷了連續三年增長后,去年,金田銅業凈利潤開始下降,而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更是大降三成。

    此外,金田銅業短期償債壓力較大,因為融資而擔保頻繁。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,公司正在履行的擔保金額高達96.48億元,而公司凈資產僅有44.43億元。

    上周,針對償債壓力、業績波動等問題,長江商報記者向金田銅業發去了采訪函,截至本報截稿時止,未獲得回復。

    業績再波動或成IPO障礙

    “重料輕工”的金田銅業始終未能擺脫業績周期性波動風險,而這或是其IPO的最大障礙。

    金田銅業脫胎于集體所有制企業,一直專注于銅加工行業,是國內少數幾家能夠滿足客戶對棒、管、板帶和線材等多個類別的銅加工產品一站式采購需求的企業。公司主要原材料為陰極銅和廢雜銅,報告期(2016年至2018年),二者占其銅產品生產成本的92.84%、93.50%、93.65%。

    然而,銅作為大宗商品期貨交易標的,其價格不僅受實體經濟需求變化,也極易受金融資本沖擊。盡管公司主要利潤來源于銅產品加工的加工費,但因庫存、外銷、進口原材料等因素,銅價格劇烈波動將對其業績產生較大沖擊。

    金田銅業IPO長跑多年未果與銅價格大幅波動密切相關。2007年,公司首次IPO環保核查,次年3月遞交IPO申請,未料想全球金融危機蔓延以及期銅價格大跌,遭受沖擊的金田銅業當年營業收入下降三成、扣非凈利潤為負數。公司無奈撤回IPO申請。

    2012年,公司再啟IPO,當年底完成了反饋意見回復。然而,銅加工行業紛紛進行產能擴張,產能過剩,銅價格波動,導致行業盈利能力下降。公司經營業績降幅也達50%,且預計2013年仍無法改善,公司再次撤回申請。

    2015年,金田銅業退而求其次,選擇暫時在新三板掛牌。

    近年來,國內銅加工行業市場回暖、產能出清、行業集中度逐步提高,金田銅業競爭優勢得以體現,公司第三次沖擊A股IPO。只是,這一次,似乎也存在未知數,因為其盈利能力在下降。

    經營業績數據顯示,2016年、2017年,金田銅業實現營業收入333.70億元、359.93億元,同比增長6.15%、7.86%;凈利潤(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)為2.87億元、4.36億元,同比增長68.82%、51.92%。凈利潤增速遠遠超過營業收入。

    然而,好勢頭在去年戛然而止。去年,其營業收入增長12.93%達406.46億元,凈利潤為4.22億元,同比下降3.13%。而這一凈利潤水平中,非經常性損益貢獻1.35億元,扣除后凈利潤只有2.87億元,同比下降28.25%。

    4月12日,一投行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,金田銅業兩次IPO無果主要是業績大幅下滑,如果去年下滑具有持續性,IPO風險將增大。在其看來,金田銅業最大的問題,就是要找到抵御行業波動性風險的措施。

    廢雜銅限制進口炒期貨虧損2億

    為抵御匯率波動風險,金田銅業涉足期貨,不想卻巨虧2億元。

    金田銅業存在產品外銷和境外采購,去年,其境外采購占比高達40.15%。風險在于,除了匯率波動風險外,公司的主要原材料廢雜銅全部依賴進口,而從今年7月1日起,中國對廢雜銅實施限制進口,實行進口批文制度。

    為了抵御銅價格激烈波動風險,公司涉足期貨業務,利用標準銅期貨進行套期保值。

    然而,2016年、2017年,公司期貨合約分別虧損1.29億元、0.70億元,兩年虧損約2億元。早在2008年,市場上曾傳聞公司實控人“炒期貨爆倉”,似乎不是空穴來風。直到去年,外匯遠期合約收益上漲,公司才實現5418.07萬元收益。

    除了上述風險外,金田銅業還存在流動性壓力。

    截至去年底,公司短期借款23.95億元,而其貨幣資金只有14.89億元。報告期,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分別為5204.15萬元、-5.97億元、10.29億元,與同期凈利潤不相匹配,且大幅波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公司頻頻為子公司融資提供擔保。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,公司及子公司正在履行的合同金額超8000萬元以上的擔保合同多達36份,擔保金額合計96.48億元,截至去年底,金田銅業總資產為91.53億元,凈資產44.43億元。36份擔保合同中,31份合同的擔保人為金田銅業,其擔保金額為85.14億元。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其中2份擔保合同的擔保人為金田銅業子公司金田新材料,而被擔保對象也是金田新材料。這意味著,金田新材料自己給自己擔保,合計金額為3.10億元。

    上述超90億元擔保中,不乏房產抵押、保證金質押、工業廠房及機器設備抵押等。資產負債率方面,無論是母公司還是合并報表,2017年及去年底,金田銅業資產負債率均高于同業可比上市公司均值。去年底,其資產負債率為51.46%。

    報告期,公司財務費用分別為1.15億元、1.60億元、2.14億元,三年合計4.89億元。

    此外,公司存貨增長較快,去年底為25.84億元,同比增長51.11%。由此造成存貨跌價準備翻了一倍,去年底為2578.99萬元,上年為1008.73萬元。
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一肖中特规律 信誉最好的线上娱乐 时时彩追号一天的技巧 和值大小单双玩法 九號彩票 抢庄斗牛棋牌 开元棋牌通比牛牛 重庆时时必中计划 国外苹果id有什么好处 网站打开大地网投 牌九什么叫双天至尊